我国的银企关系与企业监控体系

与美国相比,日本的企业监控体系具有以下三个优点。一是有效利用了银行和企业职工在其经济活动中已经掌握的有关企业的信息。这降低了企业信息生产的成本,提高了社会总体的效益。二是把分散的企业信息生产集中到主银行 ,避免了信息的重复生产 ,也同样降低了社会总体的信息生产成本。三是促进了企业的长期行为,提高了投资的边际效益 。

从信息结构来看,我国的银行和职工也同样处于信息优势的位置 我国商业银行法规定,企业只能选择一家银行作为基本开户银行而不得开立两个 以上的基本帐户。这为主银行制度的形成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从经济发展阶段和金融条件来看,在相当长的时期里,我国的融资结构还应以间接金融为核心 。从这种角度来看,在我国的企业监控中,优先利用银行的信息生产能力无疑是一件十分经济的选择。而主银行制度的建立 ,将大大增强银行的信息生产能力。

对主银行制度的建立,政府将起着关键性的作用。没有政府的诱导性政策,仅靠民间摸索是很难建立起主银行制度的。实质上,在大型投资项目的银行团融资上 ,我国已经采取了类似主银行制度的融资方式。为了把投资项目及企业总体经营状况的信息生产与监控集中到。一个银行来进行 ,并让融资团其他成员也能分享主银行生产的信息及监控效果,政府需要在利益分配及企业债券发行等方面给主银行以便利。

但是,为了实现这样的银行监控职能,必须首先解决银行自身的效率性问题。困扰着银行改革的因素很多,诸如产权和银行的财政化问题 。要彻底僻决产权问题 ,恐怕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从现实可能性来看 ,国有企业和国家专业银行相互持股不失为一种次优方案。这样既保持了资产的国家所有 ,同时也把对企业及银行的管理从过去的单纯行政管理转变为经济主体之间的监控 。

为了确保商业银行的政策性业务的分离,政府需给政策性银行提供足够的资金来源。在金融债券之外,邮政储蓄应是政策性银行的另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对不良债权或债务,银行及企业应进行分帐管理并积极处理。对这些债权或债务的清理 ,并不是单纯地让企业破产 。在战后日本的不良债权处理中,银行通过人员的派遣等方式积极扶持企业,为其后的企业监控建立了人际关系和企业信息的双重基础。同时,为了避免作为债权者的银行和股东的利益冲突,需要允许银行持有一定的企业股票。

在我国的企业监控体系中,企业集团中核心企业的监控将是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般来说 ,银行生产的往往是短期的企业信息,而企业集团中的核心企业则具有中长期信息生产的优势。但是 ,如同职工监控一样,核心企业的监控也容易形成内部人共谋的状况。为了避免这种内部人的共谋及操作 ,除了主银行的监控之外,在产业组织及企业内部组织的设计上,需要预先将其防范措施制度化 从中国经济条件和发展阶段来看,企业监控应为主银行、核心企业及职工的三向协作监控,而不是一些人所期待的美国式股东单独监控 。

在这里,我们主要谈了企业监控的问题实际上,企业监控的效果与刺激机制的导向着密切的关系。两者只有合二为一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为此 ,在制度设计上,不是把两者分离 ,而应做为一个整体来综合考虑,构筑一个既有动力又有制约的促使经济主体长期行为的制度和环境。